学术活动

     学术讲座

讲座纪要 | 陈文豪:”简帛学理论的探索“

发布时间:2018-10-25 08:52:24| 发布者:  | 浏览次数:

2018年10月18日14时,“国故新知”讲座第十期在华中科技大学东五楼406会议室举行,主题为“简帛学理论的探索”。台湾彰化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陈文豪教授主讲,华中科技大学历史所副所长夏增民老师主持,法学院李力教授、博士生胡瀚,历史所部分研究生以及华中师范大学和本校中文、哲学等专业的同学也参加了本次学术活动。

讲座伊始,陈文豪教授首先回顾了简牍和帛书出土的历史,并指出有些学者认为关于简牍或简帛的研究已经具备了一门学科应有的条件。但是,对于目前的简牍或者简帛的研究中是否已经形成一套严密的理论体系和研究方法,陈文豪教授认为还有待商榷。

由此,陈文豪教授首先引出了“简牍学”和“简帛学”究竟何者为是的问题,并在对“简牍学”和“简帛学”名称的回顾中进行解答。他提到,二十世纪中国新出土的史料中,简牍与甲骨文、敦煌遗书并成为“三大发现”,由于“简牍学”一词出现较晚(出现于1974年),所以有些学者将之视作广义的“敦煌学”中(出现于1930年)。1974年6月,随着《简牍学报》在台北创刊发行,“简牍学”的名称开始为学界认可,但随后的马王堆汉墓帛书的出土与研究,于是又有了“简帛”并举的称法。陈文豪教授对“简帛”一词由何人提出、于何时出现进行了一番考察,最后,他认为由“简牍”到“简帛”的转变,与李学勤应有一些关联,但陈文豪教授同时强调,李学勤并未称之为“简帛学”,他进一步推断似乎李学勤认为称“简帛”应是“正名”,且对“简帛”称“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还有疑虑。在之后对学者对“简牍”、“简帛”名称应用与关于“简牍”、“简帛学”理论性论著的考察中,陈文豪教授认为学术界对“简帛”和“简牍”名称的使用并未达成共识,同时肯定了“简帛学”命名的正确性,认为“简帛学”的发展仍待努力。

随后,陈文豪教授分其个方面对简帛学探讨的对象进行梳理。

其一是简帛命名的问题。陈文豪教授指出,简帛的命名,一是在某地出土简帛的命名,一是指出土简帛佚籍的命名。简帛佚籍的命名现已无大争议,而关于某地出土简帛的命名则无一共同遵循的规律。陈文豪教授援引了马先醒关于“居延汉简”、“居延新简”以及“睡虎地秦简”等命名的看法,认为有很多的不当之处,同时提出,以出土地的最小地名来命名或许是比较理想的办法。

其二是简帛版本学的问题。陈文豪教授认为,简帛学版本应包含三方面,即简帛释文的不同版本、出土简帛古籍或佚籍的版本和简帛研究论著的不同版本。关注简帛文献的版本,主要意义体现在可以探讨学术发展或研究源流和比较各种版本异同,以求善本两个方面。

其三是简帛目录学的问题。陈文豪教授对现在有关简帛学目录的论著进行梳理,指出了其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自己对一本详尽的“简帛文献目录”的看法,以此向学界呼吁。

在简帛保护方面,陈文豪教授指出简帛保护在简帛学研究中只见单篇论文发表,尚未在简帛学的专著中论及,学界并没有认识到这一课题的重要性。随后,陈文豪教授对于简帛保护的研究进行了提示。此外,在简帛辨伪、简帛论著中的同名异书、同书异名以及简帛学术史的研究方面,陈文豪教授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讲座的最后,陈文豪教授援引了陈寅恪先生“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敦煌学者,今日世界学术之新朝流。”他指出,百年来的简帛学研究,正是如陈寅恪先生所言那样充分掌握新史料,从事学术研究的具体表现。为使简帛学的研究更加深入,编辑一本集学界研究之大成,完善的理论性著作迫在眉睫。


D4A4


文字 || 沈薇 鲁畅

图片 || 沈薇


?